地產爭議

案件情況及問題

史密斯先生的老父親去世後,在遺囑留下了一個”取消”的標記。除此之外,史密斯先生在父親的故屋再也找不到其他遺囑。

然而,老父親的遺產估值是大約 $ 140 萬。

根據他的遺願,史密斯先生和他的兒子(JR),被平分其遺產。而史密斯先生的女兒和格雷先生每人得到$5000 的遺贈。

解决方案

由於該遺囑會因“取消”的最後標記而被撤銷。所以,鄧律師團隊為史密斯先生申請對其父親的遺產管理。

但最高法院要得到遺囑內指名的所有受益人的同意,才會接受其遺囑撤銷。

約遺囑被撤銷,根據《管理法》,史密斯先生的兩個孩子並不會獲得任何遺產。所以他們拒絕向最高法院表示〝同意〞。

期後,史密斯先生發現在英國屋住的格雷先生,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史密斯先生的父親在過去 70一直領養著格雷先生。然而,格雷先生自 1966 年以來再沒有見過史密斯先生的父親。

根據《管理法》,被領養的孩子與親兒子有著同等的權利,因此格雷先生所獲得的遺產應從$5000 增加至$700 000。

結果

鄧律師團隊著手於《繼承法》,如果上述遺囑被撤銷並轉移至史密斯先生與格雷先生之間的遺產分配,史密斯先生希望獲得多於50%的遺產索賠。

就《繼承法》展開索賠追討後,鄧律師團隊與格雷先生的律師、史密斯先生的兒子(JR),史密斯先生的女兒進行談判,達成各方和解並簽下與家庭協議證明書。

當中,格雷先生同意分配$50,000 遺產,而史密斯先生獲得餘下的 $1,350,000。